历史上的陈炯明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?

浏览:3678   发布时间: 09月19日

陈炯明是个热衷“联省自治”,闹独立、搞分裂,,叛变革命,被史书定了性的人物。

当然,陈炯明的私德是不错的。

但作为一个历史人物,在大是大非问题上把持不住,私德再好,也是罪人。

举几个例。

如北宋寇准、南宋文天祥、明朝张居正,这些人,私人生活奢侈豪华,但为国为民,死而后已,事迹标榜千古,瑕不掩瑜。

又如清洪承畴,生活低调,不好女色(坊间传说的庄妃诱降故事纯属文人编造),但贪生怕死,屈膝降敌,其人已一无可取。

说回陈炯明。

1922年孙中山先生羊城蒙难时,曾救孙夫人宋庆龄脱险,后组织工人罢工,被陈炯明悬赏10万元购捕的当时的广州市政府委员马超俊先生,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口述有《陈炯明叛变》一文,对陈炯明其人有过客观、公允的评论,他说:“陈操守尚佳,廉洁自持,其在广东施政,如禁烟、禁赌、民选县长各项,皆颇着成绩。”“可惜他缺乏中心思想,一朝铸成大错,致百身莫赎。”

对于陈炯明在私生活及操守方面的表现,孙中山也坦言陈炯明“不好女色、不要舒服、吃苦俭朴,我也不如”。

在日寇侵华时期,日本人和汉奸多次找到避居香港的陈炯明作思想工作,意欲拖他下水,奉赠上八万元支票。当时的陈炯明一贫如洗,却宁死不受嗟来之食,宁死不与日寇同流合污,在支票上打叉退还。

1933年,陈炯明在贫困中病死,身后无棺,治葬者不得不动用其母所备棺木装敛。

香港《工商时报》因此出社评云:“中国死了一个好人。”

还有人用陈炯明的字“竞存”撰写了一副挽联,上联为:竞得山河归粤治;下联为:存其模范做人师。

陈炯明的气节和廉洁是可以做模范、做人师,但“竞得山河归粤治”就很有些问题。

陈炯明追随孙中山时,极得孙中山重视,孙认为他有能力、有想法,可以做第二个黄兴。

但自从担任上了“广东省省长兼粤军总司令”后,陈炯明就有了“粤省自治”的想法。

他这个想法是和孙中山背道而驰和。

孙中山的政治理想是建立一个统一的人民共和国,他在《申报》发表《中国革命史》一文,称革命应分为三个时期:军政、训政、宪政。认为中国从来都是政治统一的,绝不能把各省权力分离出来,中央必须集权。

陈炯明却坚持中国的现状已经是军阀割据,各省实际上都是独立的,要尊重这一事实,实行联省自治,走美国式的联邦之路。

陈炯明对孙中山的“训政”一项嗤之以鼻,说:“训政之说,尤为失当。此种官僚政治,阻碍民治之进行。”

孙中山是个理想主义者,也是个实干家,他觉得,中国之所以会出现一盘散沙的现状,那是武人割据阻挠所致,是暂时的象,只要铲除这些势力,中国一定会回归统一!

为建设统一的共和国,孙中山实施了北伐战争。

陈炯明同样是个理想主义者,也是个实干家,他深知孙中山的做法最终必定会摧毁掉自己“粤省自治”的设想,又兼得到了吴佩孚、赵恒惕等军阀的暗中联结,他有了和孙中山叫板的信心和勇气。

1922年2月,孙中山在桂林成立大本营,实施北伐。陈炯明留守广州,不但不接济饷械,还小动作不断,意图破坏北伐。

3月21日,留守广州的粤军第一师师长邓铿被人暗杀。孙中山震怒,下令免去陈炯明广东省长、粤军总司令及内务部总长等职务。

陈炯明当即离开广州赴惠州,密令广西前敌总指挥叶举回师广州,对抗孙中山。

由此,历史上著名的“炮轰总统府”事件爆发,孙中山被迫离开广东逃到上海。

1923年,在孙中山的调度下,滇军、桂军联合驱逐了陈炯明。

1924年,陈炯明趁孙中山北上,卷土重来,重新在广东建立起了势力。

1925年3月12日,孙中山去世。

马超俊先生在《陈炯明叛变》记,该年8月初,其和孙哲生在上海到黄大伟宅赴宴,陈炯明、马育航赫然在座,陈嗫嚅而言:“我一生最遗憾的事,是背叛了中山,而且在其临终时,也没有机会见他最后一面,解释误会,实感衷心难安。”

可见,陈炯明对三年前的“炮轰总统府”事件是心怀愧疚的。

但也在这一年,陈炯明被蒋介石两次讨伐,最终势力消融,远走香港,于1933年客死香港。

主营产品:塑料袋,滤芯,防锈纸,收缩薄膜,捆扎包装胶带,塑料编织袋